池欲沉迷吃鱼

卑劣的巫师,无耻的让权者

【LM现代大学AU设定】

*不定期补充改动
*私设有
*咕咕咕

勒秘兹大学:一所大学
ABC朋友社:勒秘兹大学LGBT平权社团
勒秘兹咖啡厅:ABC朋友社的社团活动据点
——————
冉·阿让:深受学生及教职工们喜爱的新上任校长(拉马克老校长接班人),各种意义上的和蔼可亲,深入基层,主张为学以德(?)
*高中时期因为太饿半夜起来偷吃室友面包被同为室友的沙威发现。

沙威:(十分不受学生欢迎的)德育处主任,教育理念和新校长几乎毫无契合导致(主任自认为)两位关系不太融洽但偶尔还是能(在校长的坚持下)一起喝杯下午茶。

珂赛特:校长女儿,艺术系大一生,和某法律系学长在父亲眼皮子底下悄悄谈恋爱,加入ABC朋友社后和勒秘兹咖啡厅的店长发展成闺蜜。

马吕斯:(家里十分有钱的)法律系大二生,ABC朋友社社员,在社团招新时对某艺术系学妹一见钟情,和学妹一起在岳父眼皮子底下悄悄谈恋爱。

安灼拉:马哲系大二生,ABC朋友社社长,(除了做饭)各方面都值得信赖的一位领袖式人物,被外(其实也就一个人这样叫)称作“阿波罗”。

格朗泰尔:艺术系大二生,ABC朋友社社员,自成一派的划水型酒鬼但画画是真的好,在社里戳一下动一下,也可能根本不动(当然,如果是安灼拉戳一下他能跳起来蹦哒再跳个广播体操)

公白飞:生物系大二生,ABC朋友社社员,温柔的国民好学长,好男友,好女婿――比起古费拉克好像更喜欢实验室里的蛾子。

古费拉克:生物系大二生。ABC朋友社社员,和家里的猫一样皮。擅长和女孩子们打交道,和公白飞的蛾子争风吃醋。

热安:文学系大二生,ABC朋友社社员,大学里小有名气的诗人,因为文采好包揽社团活动从申请到文案一条龙服务,热爱着ABC里每一位朋友。

关于遗书的第三点

沙威遗书的第三点

“跟踪一个可疑的人时,在一定距离内有另一名警察接替,这个办法是好的。但在重要的情况下,至少要有两个警察同时执行任务,相互接应。【因为在某种场合下,如果一个警察表现软弱,另一个可以监视他,替代他。】”

沙威放走冉阿让的时候身旁没有别人。
他在后悔。他在懊恼。
他没能监视自己,替代自己。

码一下给狗子的生贺

#三次冉阿让吻了沙威,一次沙威吻了他#
*Javert/Jean Valjean(斜线有意义)
*ooc致歉
*Summary:冉阿让发现他们到现在都还没亲吻过对方。

【1】
珂赛特和马吕斯让冉阿让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他和沙威的关系一直处于一种微妙的状态。他们对彼此说过的话里没有任何一句(或者任何一个单词)确定过他们现在关系。但包括他们自己,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一起了。
他和他的警探先生几乎是一开始就步入了老夫老妻的生活——早餐的黑面包,沙发扶手上搭着的报纸和晚饭后的例行散步。偶尔站在阳台上看看下面玩耍的云雀和她的小恋人,或者接待来看望马吕斯的ABC的年轻人们。他曾提出在家里养一只猫,被沙威断然拒绝。
一切自然而然,省了不少麻烦。当然,同样的,也跳过了不少步骤。
冉阿让应当与他的警探亲吻,如同任何普通的...爱人之间一样。珂赛特和马吕斯让他意识到了这一点。现在就像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,这种欲望变得一发不可收拾。
"沙威。"他清了清嗓子,向来恬淡的脸上难得出现了窘迫与紧张的表情,像是打算偷吃别人面包的优等生。
沙威从鼻间发出一声哼哼作为回应,等待对方的下文。一阵出乎意料的沉默后,他将视线从法制日报上收回,抬头看向身旁的人。
"冉?"
冉阿让顺势低头贴上了他的唇。
一个试探性的,单纯而短暂的亲吻。甚至没有掺杂任何情欲成分,却足以让他们记住彼此的线条与温度。

"咳...好了,就这样。早安,沙威。"冉阿让在沙威彻底反应过来之前起身离开了。燥热蹿袭上他的耳尖,他不敢转头去看那人的反应,径直走上了楼。
总之,他还是完成他们之间的第一个亲吻。

【2】
冉阿让尝到了甜头。

沙威在那次亲吻后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,甚至没有一句点评。警探现在一有空就把自己关在书房里,每次冉阿让问他在里面干什么,沙威的回答总是一致的。
"看书。"
"什么书?"
"这个你不必知道。"
冉阿让知道沙威会看书,但绝不是喜欢书的那类人。除了公务需要,他从未见过沙威在这方面这么认真。好奇归好奇,他还是选择把空间留给他。
冉阿让在得到沙威的允许后走进书房。书桌上空无一物,显然在他进来之前沙威就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。
"别告诉我你又想来那么一下。"沙威从坐椅上站起来,靠在书桌旁看着一步步走近冉阿让。
冉阿让用行动作为回答,而沙威近乎温顺地低下了头等待他迎上来的吻。

"偶尔学学年轻人的样子也不错?"他索性贴着警探的唇调笑起来。

【3+1】
冉阿让喜欢上了这种感觉,或者说有些神差鬼使的上瘾。他侧过脸轻轻磨蹭警探温凉的唇角。他们靠得足够近,他能感受到警探克制的气息蹭在他的脸上。
但沙威像是在想着什么,只是垂眸盯着他,一动不动地维持着两人目前的姿势。
冉阿让感到沙威的唇动了动,却最终什么都没说。这个举动他不安而挫败。他轻咳一声,侧身把自己和沙威分开,用指腹抚了抚唇。
"最后一次,我保证。"我现在最好与他保持一定距离。冉阿让这样想着。"该吃晚餐了,下楼吧。"
冉阿让也得花一点时间来收拾自己的心情——他比沙威自己更了解沙威,他应该想到沙威不会喜欢这样的感觉,他也不该一时冲动而让沙威一直处于一种几近包容隐忍的状态。——无论怎样,他现在得思考如何离开得自然一点,而不是像""小年轻"(某位警探总是这样描述ABC的那群年轻人)一样为了那点小情绪自怨自艾。

冉阿让被拉住了,接下来的一切便超出了他的控制范围。
更为激烈的吻让他忘记了动弹。他被沙威和书桌抵在中间,警探的舌尖探入他唇齿间舔舐,试探却不留余地地掠夺他的呼吸。真正意义上差劲的吻技,把他的唇啃咬得发疼,但——好吧,他被勾起了反应。
"真没想到...沙威...真没想到。"
冉阿让半靠着书桌调整呼吸。沙威站在他面前,努力维持正常表情的样子让他发红的耳尖微妙得十分精彩。
"总不能第五次也让你夺取先机。"一阵沉默后沙威缓缓开口,像是解释自己刚才的作为。"我不喜欢处于被支配地位。"
"各方面。"沙威的掌心覆上他的腰侧,将他按在书桌上的同时低头啃咬他裸露出的颈项,那样子像极了蛰伏已久最终捕获猎物的黑豹。
腰带被轻易地解开——书桌上空无一物,显然警探早有准备。

"唔...等等沙威...哪里来的第五次?"
"算上你救我那次。"
沙威沉声回答,掌心已经从他的后腰游走到更危险的地方。
逃不掉了。

Bonus:
一个月后已经出师的警探把细细拜读勾画过的《如何亲吻你的伴侣》连同另一本新买的不可名状的读物放进了抽屉深处。
吻技很重要。安灼拉和格朗泰尔让沙威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某些技术更重要。冉阿让让沙威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#群宣
#劳K!
#占tag致歉!!

简单明了!
一个正经的重庆音乐剧地区群!
现在群里有超过40位重庆公民!
一起约大剧院约歌说不准我们还能有快闪!
In new group you can be a new man!
(大概吧bu)
门牌号:582573338
欢迎您,公民!

存图

特别喜欢这俩谢幕时候的搂搂抱抱
长发PQ我吸爆qqqOqqq

七个吻与其它



第一个吻你看见了日光,
跳跃在玻璃窗与天空的唇齿间,
含糊而暧昧的交谈;
第二个吻你看见了将落未落的雨,
贴上干枯的掌纹,
与树刻的旧痕交缠;

第三个吻与第四个吻,你看见了梦,
人们一拥而上又一哄而散,
只有一个人定在中央,
魔鬼样的面孔,
悠悠晃晃地拿着一个空了的酒杯;
第五个吻你看见了石块,
从四面八方掷来,
你无声地说着和那书上同样的话;
第六个吻你闭上了眼,
洞悉一切;

第七个吻你看见了自己,
将苏格拉底的血液写进诗里,
将胸前的小刀丢进湖里。


我们应在日暮时坠入恋爱
盲目地深陷明暗交汇之地
盲目地撕扯黑夜与玫瑰
风与尘土交欢
裹挟着破碎的呻吟
“阿弗洛狄忒。”
我念讼你的名字,亲吻你赤裸的脚踝
我们应在日暮时坠入恋爱